>> 走进武威>> 历史文化
  • 档案解密明朝收复松山史实
  • 来源:武威日报   作者:李林山   点击:【1007】 时间:2018-3-26 11:28:38

  •     近年来,天祝松山古城因新版《射雕英雄传》剧组取景拍摄而引起社会关注。历史上的大、小松山,因万历年间明朝官兵与鞑靼部松虏在此展开激战,最终官兵收复松山周围5万多平方公里疆域,开拓明史所称的“新疆”而见载史册。

    松虏占据松山时期的形势

      松山,其地在明朝甘肃镇境内,东临固原、宁夏二镇。梁云龙《荡空松山碑文》:“盖松山左拥兰、靖,右护凉、古,前逼庄浪,两河则腹心,甘镇则喉咽。”《万历邸抄》:“陕西之松山界,在甘宁,实两镇往来通路,靖固藩篱。”可见,其地战略地位非常之高。松山所隶属的庄浪卫是甘肃一镇最早设置的卫,洪武五年(1372)即设卫,比西宁卫早设一年,比甘州卫早设十八年,比凉州卫早设四年;洪武十三年(1380)至二十六年间(1393),庄浪卫还是陕西行都司的驻地。二十七年正月,“命曹国公李景隆佩平羌将军印,往甘肃镇守”,始有甘肃镇的称呼。就其地理以山而言,“山以西扒沙,为凉、古屯地;山以东芦塘,为靖虏膏地;山以南隆答、石炭以至红井,皆庄浪屯牧坟地。”明朝初期,松山“虽地广人稀,未暇垣御,然而胡虏既逐之于三受降城外,则河套、贺兰,皆无王庭。松山固耕牧沃区也。”是亦耕亦牧的肥沃之地,而且无鞑靼犯境之虞,通商于中卫、凉州,并无阻隔。
      万历十年(1582)以后,侵占松山并构筑巢穴的海套袄儿都司鞑靼,以其频繁掠地扰民、与官军发起战事而引起朝廷震怒,“松虏”一词也不断出现在三边塘报中,松山靼众开始与河套靼众、西海靼众并雄一方,被明朝称为松虏、套虏和海虏,是鞑靼势力中最强悍的三支。田乐出任甘肃巡抚后,对松山虏情非常关注,他给万历上折,认为松虏出现的时间是“隆(庆)、万(历)间,款市一起,招致宾酋。”明代张萱《西园闻见录》也说:“隆庆款日久,招致宾兔携其弟着力兔、宰僧,子阿赤兔、额勒革、麻记,盘窟其中。”其实,松虏最早住牧松山的时间应是嘉靖三十八年(1559),俺答率众到达西海,退回河套塞上时,就把宾兔部落留在了松山住牧。宾兔以松山水草丰美自适,召唤其兄弟、子侄陆续从河套塞上迁往松山。
      松虏侵扰西三边的记载,频见于《明神宗实录》和《万历邸抄》。宾兔等摸透了官府剿抚两难的处境,不但公然出兵行抢,还要理直气壮前往边将处讨说法。万历十七年(1589)十月十三日,甘肃寄京塘报称:
      “六月间,宰僧、阿赤兔等以抢番,混掠内地……近者,宾兔妻男等互市已完,临行向参将鲁元祖言:‘我母子看守朝廷地方,未敢作歹,讨添些市赏不准,比那边靼子西宁生事,抚赏未革,还与他厚赏,这样的那分得出好歹来?’”
      可见,万历十七年(1589)时,松虏酋长宾兔已死,松山靼众由宾兔妻子胡把汉喇叭(《方麓集》卷十六)统领,成了横行松山的女靼王。她抢掠百姓后,逼开互市,还向庄浪参将扬言,如要不像西宁鞑子那样“作歹”,须要多给厚赏。庄浪官军无奈,任其扬长而去。
      同月二十二日,陕西巡按御史崔景荣上折:
      “近日,永昌地方虏射墩军,墩军亦射杀虏。后虏来讲罚而问官,具招曰:‘墩军还射不意中,虏天弯弓,返射不中。’虏欲何为乎?边情至此,良可长叹,不知西宁丧师,非战之失也,失在穷追而堕虏计也。”
      松虏入犯永昌卫,墩军喝斥不听,于是射箭阻止,结果,墩军射死了一名靼军,胡把汉喇叭竟敢带人前往堡门,要求官军罚银赎命,理由是靼兵们向天射箭,而墩军却朝人射箭。朝人射箭就要认罚。这种挑衅性的诡辩,其意是诱官兵追击,而松虏设伏行计。松虏的猖狂,只能使甘肃大员们“良可长叹”。
      万历二十二年(1594)以后,松虏侵扰的次数猛增。万历二十二(1594)年八月初八日,甘肃巡抚田乐向万历奏报“诸虏合谋抢犯情势已露”:“吉囊有复仇之愤,永邵卜、火落赤耻市赏之革,扯酋有助逆之形,乃著力免、宰僧欲勾吉囊而南,永、火欲率诸酋而北,或欲共攻,或欲分掠,使甘、凉、庄、肃、西宁一带首尾不应。”松虏已发展为联合诸虏共犯的趋势,抢掠的范围也由庄、凉二卫扩大到甘、凉、庄、肃、西宁五卫。万历二十三年(1595)正月二十五日,陕西巡抚吕鸣珂上奏:“松山丑虏,逼邻兰、靖,近聚众入犯,颇肆鸱张。”其年春,“松部宰僧等犯陕西。”二月十二日,兵部覆报万历皇帝:“宁镇松山住牧宰僧等酋,与河套卜土诸夷,毳幕联络二千余里,向盘据套内,为西北大患。自昨秋今春,松酋屡入犯。”三月十二日,松虏大犯甘肃一镇,官军抵御不力,损兵折将,为此,甘肃巡抚田乐上折朝廷:“题松虏入犯,一时失事将领若王彪、王辅国、白泽、张应学,俱应禠罚惩治。”五月二十三日,入京塘报称:“先是,套虏卜失兔西犯定边,阑入固原塞,防守副将姜直不能御,虏既从沙梁溃墙入,直抵下马关,而总兵萧如薰等皆观望莫敢先。自八月十七日入犯,至九月十三日出至马莲井,官兵御之失利,游击史见死之,蹂躝一月,全陕几震。”十月初一日,兵科给事中刘仕瞻上奏:
      “八月十六日,虏犯宁塞,深入内地三百余里,大肆劫掠,一时诸将逡巡避虏,竟令从容数载以去。至巡抚李春光以哭子抱疴乞休,此何地何时而甘心退托?又据陕西巡抚吕鸣珂报,虏犯兰州不过四百余骑,而突然而来,施然而去。假令套虏数万浮河而下,何以当之?”
      可见,松虏联合套虏在二十二年八月至二十三年五月之间,寇掠甘肃、陕西、宁夏三地,已是无处不至,无时不犯,而各地官军堵剿无力,竟然又有一名游击将军史见被杀,万历暴怒,朝廷失颜。

    甘肃镇确定收复松山作战方案

      达云任甘肃镇总兵时,松虏对明朝西三边的危害更趋严峻。龙膺实地调查后记述:
      “虏日骄,逼处帐下,复役我汉人为之耕以自给,且以外府倚办我,稍不魇辄内蹂,以是我疆土日蹙而竭,编氓脂髓以奉虏,民日穷。自金城关而西,道路不绝如线,庄浪盖首当其冲,生于斯旅于斯者,不能自必其命,岌岌乎殆矣。”
      从《蒙古世袭》《北虏世袭》《万历武功录》等史料看,留在松虏的群酋,除胡把汉喇叭统领众靼外,万历二十五年(1597)前后主要的靼酋还有宾兔的两个弟弟着(一作著)力兔、宰僧,他们是袄儿都司部落大酋吉囊次子狼台吉的儿子,西海的大酋真相是他们的叔父。真相虽然继承了吉囊的台吉之位,但他在西海驻牧,离河套袄儿都司部落较远,因而,袄儿都司部落在河套的实际统治者就成了着力兔,着力兔如离开松山,宰僧就是四处侵扰的主要带兵者。
      年轻一辈的松虏头目,主要是胡把汉喇叭的三个儿子,长子阿赤兔骁勇凶悍,后来代替宰僧带兵外扰。另外两个儿子额勒革、麻记替松虏理财管户很有手段,此时的松虏不但控制整个松山的草原、林区,还将势力范围扩大到了松山外围的农耕区,强迫凉、庄、兰、靖、中卫等地农户向他们交纳粮饷、赋税,每年还要以款和为名向这些州卫官府索取赏金,地方官府只能默认现状,松山一带的农户不堪官府与松虏的双重赋敛,日益贫困。
      着力兔有五个儿子:长子达剌克汉阿不害(后改名合收气),二子炒克兔阿不害,三子那木生革,四子多儿计,五子土罢;他还有三个女婿:炒力克他不囊、新他不囊、农兔他不囊。长子、次子留在松山,炒克兔阿不害后来逃到塞上,发展靼部势力,成为炒兔黄台吉(又称绰克图台吉),是明末套虏中的大酋之一。炒克兔阿不害在松山也有一支铁骑,同阿赤兔的主力时分时合。
      宰僧有二子:长子松柏、次子松梅;有三个女婿:正他不囊、尔计他不囊、纱兔他不囊。宰僧的妹夫老他不囊也是“盘踞松山”的强寇。
      吉囊三子那木汉在万历初年也派他的一个孙子,即其长子铁盖合收赤的次子银定台吉迁到松山,拥有一支骑兵;另外,来到松山的还有那木汉的三子歹成台吉,也拥有一支骑兵。松虏在松山的武装铁骑主要由宰僧、阿赤兔、炒克兔阿不害、银定台吉、歹成台吉等五股,可战兵力万余人。而吉囊一系群酋散布在西海、嘉峪关、昌宁湖、清水营、河套,官军如动其一处,靼虏四面呼应,盘根错节尤多,况其上下一心,从无内讧,因此,进剿松虏的难度非常之大。
      达云驻甘州后,日与田乐密谋驱逐松虏。冬季,田乐又召集西宁兵备道、甘肃右布政使刘敏宽,庄浪兵备道、甘肃按察副使梁云龙秘密到甘州振旅堂会商。田乐认为,目前的局势有利于发起松山战役:一是昌宁湖青酋、西海永酋都遭到了沉重打击,甘肃一镇的外围已经扫清,可以专注肃清松虏;二是甘肃一镇收番族,足兵额,铸火器,主力骑兵已达到万余,机动作战的番兵也已达到万余,除留两参将各领一支游兵固防西海、肃州外,可以参战的总兵力有一万六千人,如果趁春季松虏马乏粮缺的时机进剿,完全可以战胜松虏;三是朝廷已将对松虏的作战纳入重点作战方向,户部在进剿倭寇胜利后能以充足的后勤保障,全力支持甘肃平虏。
      达云提出了新的作战观点,他分析说,目前凭甘肃一镇兵力平虏,完全能够取得胜利,但是,要清醒认识到两点:一是靼虏向来有能战则战、不能战则蹿逃西海、河套的传统,松山的地形四通,甘肃官兵一战全歼靼虏的把握尚不具备;二是西海残虏、肃州残虏、河套吉囊一系本部强虏的堵防战线太长,万一不能堵防,则腹背受敌,后果不堪设想,不但会失去原来巩固的西海、肃州新境,还会激起诸虏的各处进扰。既然不能尽歼松虏,又不能保证西海、肃州安全,那么,这个战役就需要再分析、再研究。
      参会甘肃大员各抒己见,作战方案又拿不定,田乐于是单个征求意见。
  • 上篇文章:北方名都姑臧城(2018-4-2 11:34:19)
    下篇文章:雷台(2018-3-20 0:00:00)
网站地图
主办:武威市旅游发展委员会官方网站 网站标识码:6206000034 电话:086-0935-2224898   邮编:733000  
地址:甘肃省武威市东大街118号   陇ICP备14001950号-1
甘公网安备62060002000113号